讲台上的歌者于漪:81岁像18岁一样工作 70年上了2000节公开课_校园频道_未来网

讲台上的歌者于漪:81岁像18岁一样工作 70年上了2000节公开课_校园频道_未来网

  未来网北京12月18日电(记者 谢深森)镜头缓缓扫过,一位面带微笑的、挥手示意的老人出现在人们面前,岁月在她脸上刻上了皱纹,但她风采依旧。

  未来网北京12月18日电(记者 谢深森)镜头缓缓扫过,一位面带微笑的、挥手示意的老人出现在人们面前,岁月在她脸上刻上了皱纹,但她风采依旧。正如1977年,她出现在电视直播中,讲着一堂名为《海燕》的语文课,笑容明媚。

  于漪。截图自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直播。

  她就是教育家于漪。2010年,于漪在接受复旦大学一名学生采访时,讲述了选择《海燕》的原因:教学生必须教文化,而不能只是语言和文字。选择讲《海燕》是要像海燕一样搏击暴风雨,“我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。”

  于漪说,“那时候(1977年)文革刚刚结束,上海电视台教育演播分室第一次向全市直播中学教师教语文课。当时给我的时间短,而且不能录播,只能现场直播,所以我很紧张。”

  20世纪70年代于漪影像资料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这也是于漪教育思想转变的一个契机,在她刚开始当老师的时候,只是想怎么把书教好,真正理解“育人”是在这之后。

  “什么叫孩子?孩子就是不成熟,很容易被社会上的种种左右,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。孩子身上的问题一定是成人的问题。我觉得一个个孩子都是可以教好的,当然会很吃力,会反反复复。做一个老师要有敏锐的目光,要充分看到孩子的潜力,不断发扬他的优点长处,克服他的缺点,以育人为中心,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培养学生身上。”

  此后漫长的岁月里,于漪一直践行着这样一种教育理念。

  “站上讲台就是用生命在歌唱”

  在教育战线耕耘45年的王厥轩以《我的先生于漪》为题,回忆起自己的老师于漪时写道,“我从 1963 年做于老师的学生,已整整 55 年。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日子里,于老师是对我影响最深远的一位恩师。她对我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名利观乃至整个心灵和人生态度,都起着极重要的作用。”

  王厥轩讲了于漪课堂上,自己至今印象深刻的一件事。“有一次,老师一口气不断地读一位学生的作文,当老师读得喘不过气,脸涨得通红时,班级同学直嚷‘老师,老师,停停呀!’于老师说:‘我要忠实于作者呀!’那位写作句读不分的同学,从此受到震动,改掉了不断句的陋习。”

  “今天的教育就是明天的国民素质”、“教育,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现在,一个肩膀挑着祖国的未来”。于漪说自己的理想是做一名合格的教师。所谓合格,就是不负祖国的期望、人民的嘱托。

  于漪还提醒青年教师,你既然选择了当教师,你就选择了高尚,你就必须用高尚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用一个人民教师的良知来告诫自己,自己是教师,和市侩不一样,不能把教书当生意做,从学生身上揩油;把知识当商品贩卖,捞取高额回报。如果那样的话,一名教师的道德行为底线就崩溃了。

  从教近70年,据其学生不完全统计,在于漪的教学生涯中,开了近2000节公开课。但凡观摩过她上课的人,都觉得是“一种优美的享受”,为她执著的精神追求和精湛的教学艺术所吸引。

  于漪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“站上讲台就是用生命在歌唱”,很多人用这句话形容于漪,但在最初,这句话出自于漪的爱人。

  “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我上课,这一次(1977年于漪直播公开课《海燕》)在电视上直播他看了。那天直播完我回来,他对我说,‘其实我很紧张,但是我一看你走进教室门笑嘻嘻的,我心就放下了。你这哪里是在上课啊,是用生命在歌唱。’”

  “用生命在歌唱”,在于漪的执教生涯中,她正是一丝不苟地按照这个标准在要求自己。

  “我做了一辈子教师,一辈子学做教师”

  于漪说:我有两把“尺”,一把是量别人长处,一把是量自己不足,只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或缺点,自身才有驱动力。因为,“累累创伤,是生命给你最好的东西”。

  她不止一次在公开报告中,谈及自己教学生涯中的缺陷和失误。有一次,她在作报告时谈及自己多年前的一次失误:“我刚上讲台时写‘着’字,自以为很认真地一笔一画地先写‘羊’字头,结果被一位老教师捉了错。这件事让我刻骨铭心,因为,教师在黑板上写错别字,很可能使学生也一生写错字。”

  于漪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于漪说,庸医杀人不用刀,教师的教学出了错,就像庸医一样,是在误人子弟。所以,对教师来说更重要的是在实践中不断提升自己的知识,永远保持学而不厌的精神。

  这也正如她的母校复旦大学的校训,”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。

  复旦大学曾为于漪颁发第八届复旦大学校长奖,于漪说,“是母校‘博学笃志、切问近思’的复旦精神谱就了我生命的底色,激励我一辈子锐意进取,奋勇直前,将自己的生命和教书育人的使命结伴同行。”

  说起志向,于漪说:一辈子从事基础教育,做人师,做一名合格的人师。这个“格”,不是打分,不是量化;这个“格”,是国家的期望,人民的嘱托。

  谈起教师对于学生的影响,于漪表示,教师对学生的影响不可能是零,不是正面影响,就是负面影响。“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,我必须努力做到德才兼备,带领学生打好做人的基础,有一定的文化积淀。基础教育基础打得好,高校教育就能有万丈高楼。”

  于漪获第八届复旦大学校长奖。图片来源于复旦大学新闻文化网

  “我经常拷问自己的灵魂:你尽责了没有?尽心了没有?你耽误了他的青春没有?”

  这样高标准的自我要求让于漪工作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

  中学生进学校求知,一天要上七八节课、九节课,生命的大量时间是在课堂里度过的,因此,课的质量会影响学生生命的质量。于漪说,“课如果只教在课堂上,教在黑板上,就会随着你声波的消逝而销声匿迹。课要教到学生身上,教到学生心中,成为他优良素质的因子,才尽到了责任。”

  她会在每堂课结束后,反思,寻找并记下自己教学的不足、缺陷乃至错误,探求学科教学的规律,探求育人的规律。

  于漪还写了几百万字的文章、书籍,如《于漪文集》、《于漪新世纪教育论丛》等,其中都包含着她的教学反思,探索学科性质功能、探求教育教学规律的思考。

  “我做了一辈子的教师,上了近两千节的公开课,反思下来,没有一节十全十美的课,有的还创伤累累,为此,我必须不断学习,刻苦学习。”于漪说。

  “一辈子做教师,一辈子学做教师”是于漪的从教格言。即便是在耄耋之年,她也不曾片刻懈怠。

  2009年,于漪上海书展谈作文。视觉中国资料图

  曾经接受采访时,她这样描述自己的一天生活:白天一般开会比较多,整天整天的活动,如果没有活动就审教材;晚上一般就坐在餐厅的桌子那里审教材。

  “我天天晚上还要工作,先生意见很大,他开玩笑说‘你已经81岁啦,不是18岁啊。’但是没办法啊,真的来不及。”

  她用“来不及”形容自己的工作,为此勤勉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  今天,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。党中央、国务院决定,授予100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,颁授改革先锋奖章,于漪是基础教育界的唯一代表。

  她曾呼吁,基础教育不像高等教育尖端,但是基础教育是每个孩子都必须接受的,关系到国民素质的提升。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不仅要靠物质文明,还要靠精神文明,国民素质的提高至关重要。

  生于19世纪20年代末的于漪,而今已近90岁高龄,生命过半的时间都与教育相关。几年前,她对复旦学子说,她最遗憾的事情是,还有很多课可以上得更好;最最着急的,是我们的孩子能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。“国家要出人才啊,这真的是最最急的事情。”